宽粉

[不可说.4]张启山x陈深

是波波波啊:




日本人的信就被张启山随手扔在桌子上,
可让陈深看红了眼。

终于在一个月不黑风也不高的夜晚,张启山早早的就被夫人叫上了楼,陈深悄摸摸又溜进了书房,躲在桌子旁小心翼翼的用两根指头夹起那封信。

“操,居然只是一封邀请函。害我白激动半天!”
陈深坐在地上翻着白眼哀嚎,
张启山啊张启山,我来了都快一个月了,怎么就一点破绽我都找不到啊,你还是人不是啊!

生气归生气,他还是得再小心翼翼的把信放回原位,再悄摸摸溜出去。

刚到门口,迎面又碰到了尹新月。
两个人看到彼此都吃了一惊,后来还是陈深先打破沉默,

“夫人?你为什么会来这?”
“啊,佛爷让我下来看看书房门关了没有,果然忘了关了啊。倒是陈深,你怎么…?”
“我这有份报告刚处理完呢。佛爷也是,不放心还不自己下楼来看看,麻烦您跑一趟。”

尹新月随便打个哈哈就给搪塞了过去,两人锁好门就相继离开了。

陈深转身就忘了这茬,只是在仔细盘算着过几天的宴会。


而尹新月回到房间撅着嘴一屁股坐到床上生闷气,张启山侧头看着她的样子突然觉得好笑,

“出去转了一圈怎么还生气了?”
“我总感觉那个陈深很奇怪啊。”

“嗯?你整天那么关注别的男人,我看你也够奇怪的。”
“我!哼,说不过你。”


陈深觉得他们家佛爷就是跟人家不一样,
去参加个宴会还有专门的包房,

重要的是,自己还不 能 进。

陈深在心里把日本人骂了几万遍,
进不去包房我还怎么执行任务?!
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就这么白白丢了?!

不过好在宴会上好吃的还挺多,足以抚慰陈深躁动的心。

于是情况就变成了我们陈深一只眼盯着他的盘子,一只眼盯着张启山的包房,

专心致志的吃,三心二意的盯梢。

殊不知他自己也正在被人盯着。


“哟这位小少爷长得好生别致,一起喝一杯?”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举着手里的香槟就往陈深怀里蹭,张启山刚从包房出来想上个厕所就看到了这一幕。

好你个陈深,我在这和日本人周旋,你美女入怀倒是挺自在的啊?


“不好意思,没空。”
陈深真的没空,他全神贯注于眼前的拿破仑蛋糕,
什么美女,现在在他眼里还没有张启山重要。
那张启山还挺重要的哦。
放屁张启山哪有好吃的重要?!

张启山不重要到什么地步,
就是连他从房间里出来了陈深都没注意到。

小麻雀啊,你这样是会误事的啊。



陈深也不知道张启山怎么回去的路上一直面若寒霜,
他小心翼翼试探着问了句是不是日本人有所刁难,也被张启山一句不该问的不要问堵的无话可说。

反正陈深就觉得挺委屈的,莫名其妙,跟日本人的火凭什么撒在我身上。
张启山也觉得很莫名其妙,为什么自己看到那一幕之后心里就一直窝着火。


陈深越想越生气,自己期待了好几天,本以为可以就此了解到一点什么,可不但什么都没有,还莫名其妙就被张启山给怼了一顿。

张启山也气的不轻,挨千刀的日本人,真以为我张启山是好欺负的吗!?
还有那个陈深,长成那个女人缘极好的样子他看着就来气。



晚上书房里还是老样子,只是气氛就是显得那么冷。

佛爷冷着脸不说话倒是常态,可平时嘴里叭叭个不停的陈深今天也板着脸不说话。
真是莫名其妙的两个人。


张副官推门进去时瞥了陈深一眼,
“佛爷,这是总部刚发来的绝密文件,陆情报员说绝对不允许第二个人看到。”

————
没想到我这小破文还有人催更,老泪纵横。

评论

热度(37)

  1. 宽粉是我的霆仔 转载了此文字
  2. foms是我的霆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