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粉

[不可说.4]张启山x陈深

是波波波啊:




日本人的信就被张启山随手扔在桌子上,
可让陈深看红了眼。

终于在一个月不黑风也不高的夜晚,张启山早早的就被夫人叫上了楼,陈深悄摸摸又溜进了书房,躲在桌子旁小心翼翼的用两根指头夹起那封信。

“操,居然只是一封邀请函。害我白激动半天!”
陈深坐在地上翻着白眼哀嚎,
张启山啊张启山,我来了都快一个月了,怎么就一点破绽我都找不到啊,你还是人不是啊!

生气归生气,他还是得再小心翼翼的把信放回原位,再悄摸摸溜出去。

刚到门口,迎面又碰到了尹新月。
两个人看到彼此都吃了一惊,后来还是陈深先打破沉默,

“夫人?你为什么会来这?”
“啊,佛爷让我下来看看书房门关了没有,果然忘了关了啊。倒是陈深,你怎么…?”
“我这有份报告刚处理完呢。佛爷也是,不放心还不自己下楼来看看,麻烦您跑一趟。”

尹新月随便打个哈哈就给搪塞了过去,两人锁好门就相继离开了。

陈深转身就忘了这茬,只是在仔细盘算着过几天的宴会。


而尹新月回到房间撅着嘴一屁股坐到床上生闷气,张启山侧头看着她的样子突然觉得好笑,

“出去转了一圈怎么还生气了?”
“我总感觉那个陈深很奇怪啊。”

“嗯?你整天那么关注别的男人,我看你也够奇怪的。”
“我!哼,说不过你。”


陈深觉得他们家佛爷就是跟人家不一样,
去参加个宴会还有专门的包房,

重要的是,自己还不 能 进。

陈深在心里把日本人骂了几万遍,
进不去包房我还怎么执行任务?!
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就这么白白丢了?!

不过好在宴会上好吃的还挺多,足以抚慰陈深躁动的心。

于是情况就变成了我们陈深一只眼盯着他的盘子,一只眼盯着张启山的包房,

专心致志的吃,三心二意的盯梢。

殊不知他自己也正在被人盯着。


“哟这位小少爷长得好生别致,一起喝一杯?”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举着手里的香槟就往陈深怀里蹭,张启山刚从包房出来想上个厕所就看到了这一幕。

好你个陈深,我在这和日本人周旋,你美女入怀倒是挺自在的啊?


“不好意思,没空。”
陈深真的没空,他全神贯注于眼前的拿破仑蛋糕,
什么美女,现在在他眼里还没有张启山重要。
那张启山还挺重要的哦。
放屁张启山哪有好吃的重要?!

张启山不重要到什么地步,
就是连他从房间里出来了陈深都没注意到。

小麻雀啊,你这样是会误事的啊。



陈深也不知道张启山怎么回去的路上一直面若寒霜,
他小心翼翼试探着问了句是不是日本人有所刁难,也被张启山一句不该问的不要问堵的无话可说。

反正陈深就觉得挺委屈的,莫名其妙,跟日本人的火凭什么撒在我身上。
张启山也觉得很莫名其妙,为什么自己看到那一幕之后心里就一直窝着火。


陈深越想越生气,自己期待了好几天,本以为可以就此了解到一点什么,可不但什么都没有,还莫名其妙就被张启山给怼了一顿。

张启山也气的不轻,挨千刀的日本人,真以为我张启山是好欺负的吗!?
还有那个陈深,长成那个女人缘极好的样子他看着就来气。



晚上书房里还是老样子,只是气氛就是显得那么冷。

佛爷冷着脸不说话倒是常态,可平时嘴里叭叭个不停的陈深今天也板着脸不说话。
真是莫名其妙的两个人。


张副官推门进去时瞥了陈深一眼,
“佛爷,这是总部刚发来的绝密文件,陆情报员说绝对不允许第二个人看到。”

————
没想到我这小破文还有人催更,老泪纵横。

[不可说.3]张启山x陈深

是波波波啊:




张启山的婚礼大办三天,陈深就和齐铁嘴唠了三天的嗑,能说的不能说的,齐铁嘴酒后也都全说了,张大佛爷怎么舍命救他啊,他们嫂子怎么倒追的啊,陈深嗑着瓜子就当听戏了。

这期间和张副官握了两次手,和张启山对视一次。

三天后的张府重新回归平静,张启山也看似满是歉意的给陈深道歉,自己这三天没来得及顾上他。

“哼,老狐狸,我可是上面专门从上海调来的,你张启山要真的重视一丁点儿会无视我三天?”

这话陈深只敢在心里想,表面还得客客气气说一句没关系不打紧,顺带一句百年好合。

陈深以为这三天足够自己发现点什么,结果是非但什么都没有,反而被张副官瞅见两次差点没把陈深吓死,刚来到就暴露,那他这只小麻雀还是死了算了。

之后张启山就那么顺理成章的把陈深安排到他身边处理事务,不是说专门从上海来的吗,不是想要窥探我张启山吗,那好,那就让你有来无回。

几乎要成为张启山小秘书的陈深是又喜又悲。
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跟着张启山,可以被允许进入他的书房,同样的陈深的一举一动也被张启山尽收眼里。
哼,还真是只老狐狸。

但是为什么张家太太看他的眼神不太友好。莫名其妙。




张副官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些一幅景象,他们家佛爷撑着头看着一份报告,陈深坐他对面帮着整理。
好嘛,这才来几天,都快要比我还亲近。

“佛爷,有您的一封信。”
张启山抬眼和张副官对上眼就立刻心神领会,是日本人的信。
正好,陈深在。

“我现在忙,你直接读出来吧。”

“这是…上次拍卖会上日本的田中先生的信。”
张副官跟了张启山多久,他自然知道佛爷想要干什么。
陈深听到这话心里猛地一震,好你个张启山,果然和日本人有书信关系。

“怎么,日本人的信就不能直接读出来了?”

“是。田中先生说邀您周六一聚。”
好啊张启山,看来你们关系还不错!
陈深微微勾起了嘴角,抓到了。

“哦?那我可得去会一会这个田中先生了。你说对吧,陈深。”
被叫到名字陈深猛地抬头,对上张启山那双深黑色的眸,陈深感觉不妙,那双眼睛深不见底仿佛能把整个人都看穿。
他不会是发现我的身份了吧?!

“佛爷,这您自己决定,我哪能……”
还没等陈深把话说完,张启山就把目光从陈深身上移回副官,

“好,那就去。陈深你跟我一起。”

“啊?我?” 耶!那可真是太好了。

张副官冲张启山点了个头就退出去了,刚走到门口就迎面碰到气呼呼的尹新月,“夫人。您……”

“你还知道我是你们张府的夫人啊!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让你们家佛爷回房睡觉!整天就知道工作工作……”
张副官抿紧了嘴挨着骂,关我什么事啊我只是来送个信,夫人也太在乎佛爷了吧。

屋内的张启山勾唇无奈一笑,这个女人真是每天都在心疼自己工作太多。
可陈深就不那么好过了,他知道副官之后,挨骂的就是自己了。
张启山刚才看自己那眼神是怎么回事?
那是幸灾乐祸吧?那绝对是吧?

张启山你这个老狐狸,我不让你身败名裂我陈深跟你姓!
正在心里暗暗骂着,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
“还有你啊,陈深!”

完蛋了。

[不可说.2]张启山x陈深

是波波波啊:







火车一路颠簸,陈深终于是还算顺利的到了长沙。出了火车站,陈深放眼望去根本没人来接自己,低声骂了句张启山咬了咬牙打了辆车,“一会儿可得找张启山给我报销。”

四轮汽车不比火车轱辘多,可安稳多了,陈深坐在后座整理自己的小算盘。
当车子停住的时候,陈深可是吃了一惊,
不就是结个婚吗张启山你至于吗?这么大排场得多少钱啊这张启山勾结日本人可是没跑了。
张府门口大红灯笼大红门牌,门口官兵站一排胸前都还别着红花,熙熙攘攘的人把张启山的大院子塞的是满满的。

“倒是听说他张启山要结婚,这是恨不得把半个长沙城的人都叫来?” 陈深撇着嘴拎着自己的小箱子走进张府大门,得,没人接,还没人迎接。
他怎么就感觉自己那么寒颤呢。


陈深拎着箱子在张府转悠,看了那尊大佛,看了张启山和他媳妇拜天地,看了满座宾客起哄着要亲一个。

得,他啥都看见了,就是没人看见他,连上来给拎个箱子的都没有,这和自己原先想的不一样啊。没有八辆轿车去接也就算了,怎么着也得有列队欢迎吧?

但这也正好,他可不是来看人家结婚的,自己可是有任务在身的。


陈深趁着把门的兵下楼交接,两分钟,足够了。
他潜进张启山的书房,不着痕迹的把所有可能的文件都搜了一遍。
“嘿,这张启山字儿还挺好看的嘛。”



一无所获的陈深瘪着嘴找了个空位坐着嗑瓜子,身旁那位戴着圆眼镜的人倒是自来熟,齐铁嘴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只当是佛爷的好友罢了,陈深却知晓他的身份。

也算是和张启山共过命的人嘛,有用。

俩人嗑着瓜子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算是悠闲。
“这新娘挺好看的嘛。”
“那可不,我们佛爷挑的人能不好吗?你瞧那大眼睛,水汪汪的多可爱,还有……”
陈深一个白眼自动屏蔽了接下来的听不下去的赞美。
“新郎也蛮好看的。”
“哎你这话说的,我们佛爷不好看那这还能有好看的人吗?你可不知道,我们佛爷……”
得,整个一佛吹。


坐在角落的陈深眯起眼睛打量着张启山,他带着副官在挨个桌的敬酒,人群嘈杂来来往往,可陈深就是觉得张启山怎么就和别人不一样。
“哼,张启山,有意思。”

[不可说.1]张启山x陈深

是波波波啊:







张副官面色阴沉的挂上电话,他叹了口气心中念到人心可畏,走到张启山身旁压低了声音: “佛爷,上峰说今天又给咱们派了一个... ” 副官话还没说完,张启山冷着脸接过话 “又一个卧底。”




长沙布防官张启山,同时也是长沙九门之首,人称张大佛爷。
张启山最近发现日本人在对长沙某个废弃的矿山动手脚,他那么多年的直觉告诉他,地底下有东西。但他不能让它们落入日本人手里,他一定要早日本人一步找到矿山中的秘密。

可在上峰的眼里,在流言的煽动下,这可是另外一幅图景。

日本人想要矿山,张启山也想要。
日本人想要中国,他张启山在长沙的势力可不小。
通敌叛国,这可是莫大的罪名。

可没有证据,根本没人敢动张启山,于是一个又一个打着情报员,宣传书记的旗号的卧底,接二连三的来到长沙,来到张启山身边,光明正大名正言顺打着协助工作的幌子,想要揪出张启山的小尾巴。

张启山可从来没在怕的,他坦坦荡荡,况且这长沙城,可没人凶的过他张启山,他倒要看看,这次上海来的这位小赤佬,又能有什么本事。



火车上的陈深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又昏昏沉沉睡过去。梦中还能听到老毕给自己的嘱托,“那张启山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个不要命的主,一定要安全的基础上完成任务。”
陈深可是不屑一顾,什么张启山,他陈深执行的任务就从来没出过差错。



而另一边在北平的尹新月,有些和这俩人完全不同的心情,她要嫁人了,正是那长沙城里最有名最有才能最帅的张启山张大佛爷。
真是让这小姑娘半夜睡觉都能乐醒,那可是自己心心念念追了不知道多久的人儿啊。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103462378&uk=2172819608第三次了填个坑真难,新手上路,求指正

【飞波】一个目录

我没有授权只是想码了慢慢看,侵删

张十八岁:

做个目录心头好给朋友(@TTRomeo) / 表白太太们 / 如果太太们不喜欢被做目录我会删掉(重点❤)删除线未完结 


【凡峰 / 飞波 / 及衍生】


河生花 从南到北(飞波)         


            撩菜记(RPS)第一更 第二更 第三更 偏颇(RPS)    意乱情迷(RPS)


            那些不知所起的事儿(RPS)  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RPS)一发完


            截胡(RPS)一发完 落定(RPS)一发完 一个段子(RPS)  


            错定离手(RPS)一发完 夏夜中最亮的星(夏木×苏星宇)   


            凤栖梧(飞波)试阅(这个超可爱的 比心( ̄▽ ̄)*)


俯首吃毒的玫瑰娜 一天(RPS)一发完 谭省长家的张姓保姆(飞波)一发完 遇狐(飞波)一发完


                              飞波盛世(飞波)一发完 花好月圆(飞波)一发完 尾声(飞波)一发完


                              将错就错(飞波)一发完 心有杂念(飞波)一发完 百花深处(飞波)一发完


                              如何驯服你的汽车人(飞波)一发完 弦外之音(彭泽阳×许诺)一发完


                              神仙也要谈恋爱(飞波)一发完(总之太太写的所有文都甜炸了❤)


两包辣条宠(RPS)一发完 转山头遇到龙(RPS)一发完 番外   


              脱瘾症状(飞波/ABO/双A)     炖肉三十题(飞波)一发完


              成瘾(飞波)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一 二二 二三 二四 二五 二六 二七 二八 二九 三十 番一 番二 (太太大概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 但走肾又走心 污得很可爱啊!)


次兔酱他乡(飞波)       


老龙女星不动(飞波)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一 二二 二三 二四 二五 二六 二七 二八 二九 三十 三一 三二 三三 三四 三五 三六 三七 三八 三九 四十 四一 番外1 番外2 番外3(每天都在盼望结局( ̄▽ ̄)*)


青城山下修炼千年的青椒精一面镜(飞波)一发完 落草为寇(飞波) 


                                          过场相逢(飞波) 二上 二中 二下 三上 三中 三下 四上 四中 四下  六上 六中 六下 七上 七中 七下 番外 (看到第一篇飞波文 最后那个番外就是一层霜糖 甜!甜!甜!)


甘井子十三少摇啊摇(RPS)一发完 好狗不和狐狸斗(RPS)一发完


                     片儿汤情话(飞波) 中上 中下  番一 番二 报答平生未展眉(飞波)1-3 4 5


勤奋霜漫步人生路(飞波/双重生)1-2 3-4 5 6-7 8 9-10 11-12 13 14-15 16


一根小号论早恋是否符合社会主义客观发展规律和对青少年身心发展的影响(RPS)一发完


              情刀(飞波)   番外 边城浪子(飞波)         


六根孤傲冷绝的辣条花房姑娘(飞波)正文 后续 后续的后续


窝地窝地星期六的晚上(飞波)一发完 某年某月某一天(飞波)一发完


              没头脑和不高兴(飞波)      


毒品调查科防弹背心三天三夜(飞波)一天 一夜 二天 二夜 三天 三夜 番外


其言东西南北(RPS)      番外


飞波分店 家有仙猫(飞波)          十一 


长安姒 茶陵旧事(飞波)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一 二二 二三 二四 二五 二六 二七上 二七下 番外


Amanda和Jackson天生很绝配 我的猫咪老师(飞波)一发完 后记 人间四月芳菲尽(飞波)一发完 


                                                  他是龙(飞波)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


风烧烧银锭桥头(飞波)          一行诗书(飞波)     


小远砸 五十度宅(飞波) 二 骗子绺子折子戏(飞波)一发完 土匪强盗连环套(飞波)一发完


X 新认的弟弟爱上我(飞波)    


脏粉闪电庸俗戏码(RPS)  


阿壹江海(飞波)一发完


面摊小贩爱不可及(飞波/BE)一发完(这篇应该是我看的文里唯一能接受的BE(/"≡ _ ≡)/~┴┴ )


金趴趴不是啪啪啪 干了这碗凡峰毒(RPS)   里番一 他们值得彼此(RPS)一发完


                                 芒果跨年糖(RPS)一发完 (表白太太 太太你是全世界最美的太太 无限笔芯! ❤ 从来不萌RPS 但是看了太太整理的内容只觉得炒!鸡!走!心! 而且关注了这么久还觉得太太人三观正 又会画画 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请接受来自迷妹的喜爱🙊🙊🙊)

我最近印堂发黑手机坏了刚买的考科三了把脚崴了我写了文都没有了那么多字我得什么什么才能码玩啊还有我辛辛苦苦想的肉都没了😂😂

飞波略狗血文笔略渣
请忽视我的脑洞,脑洞太大文笔跟不上,写的不好,多见谅,有意见吐槽请在评论区留言。

谭小飞第一次见到张晓波是在酒吧,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酒的时候看到在台上驻唱的歌手,干净是他的第一印象。
张晓波第一次见到谭小飞,是他在台上唱歌,一道强烈的目光打在他身上,实在是忽视不了,顺着目光望去就看见了一个白毛坐在角落,拿着一杯酒,紧紧地盯着他。(自行脑补谭小飞痴汉脸看着晓波)只不过这样的盯法让他很不爽,即使那个男人长的有点小帅。被发现了还对他笑,这让他感觉被调戏了,即使那个白毛帅也不能随意调戏别人啊,他也气鼓鼓的盯着那个白毛。两人视线在空中相遇,如果有特效的话,那就是视线相撞碰出火花(爱心以及粉红色气泡)。
有人说过互相盯着眼睛7秒以上,容易激发肾上激素,导致荷尔蒙分泌增多,坠入爱河。(这是我的随意想象不是事实,不要用这种方式找对象,不然我就不是单身狗了,当然也可以试试万一见鬼了呢。)恩,我们的主角互盯了多久呢,不知道大概半首歌吧,只见台上驻唱脸越来越红,台下白毛越笑越开心,晓波险些走了调,小飞已经笑出了声。
张晓波感觉有点掉面子,想他玉面小郎君,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今天竟然被一个白毛盯脸红了,虽然他确实有点帅,不对我又不是gay为什么要脸红,可他也没我帅啊,一定是因为他长的有点娘,有点gay里gay气的(很快不对过不了今晚他就该知道娘不娘了)。
谭小飞真是觉得越来越有趣了,脸红害羞了,真是个可爱的男人,男人你成功的吸引了我注意(不好意思大家,不小心谭小飞的画风就歪了,本来我的人设是高冷霸道,现在莫名透着玛丽苏言情小说霸道总裁的气息)。看着他脸红,自己竟然笑出了声,真是有趣的紧,再看他脸上的变化,才发现一个人怎么能有那么多表情怎么能那么可爱,真是好招人喜欢,好想放家里藏起来,他过来了,心里有丝慌乱,怎么把他带到家里藏起来啊(怎么更歪了,算了就这样吧当凑字数了)。
张晓波走过来,直接坐到了谭小飞的对面“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谭小飞倒了杯酒递给他才缓缓开口道“你不盯着我怎么知道我盯着你,来润润嗓子。”“明明是你丫先看我的”“那你就一直盯着我”谭小飞看他这个模样感觉很有意思,就想逗逗他,张晓波想反驳却又不知怎么说,一向爱怼人的他,就这么简单被人怼到牙口无言 ,嘴张了几次也什么都没说,只能闷闷喝着酒酒,暗自后悔怎么就这么过来了,想着怎么怼回去。谭小飞看他嘴张张合合的只想吻上去,我们飞哥是谁,想到还不做,直接坐到对面的人旁边吻了下去,可怜我的波儿,正想怎么怼回去,没有防备就被人亲个正着,人都懵了,还自动把嘴张开了,谭小飞本来只想浅浅一吻,但感觉到晓波张开嘴,这一欲拒还休的态度,立马加深了这个吻,舌头滑进了嘴里,舔过他的牙齿上颚,张晓波已经清醒过来了,用舌头奋力反击,顶着谭小飞的舌头就往外推,说是反击不如说是回应,谭小飞带着他的舌头在口腔里嬉戏(我为什么要写吻戏,自己坑自己啊,将就着看,也许以后会进步的)。一吻过后,谭小飞是神清气爽,张晓波是面红耳赤。他们吻的激烈可惜了晓波手里的酒一滴不拉的倒到了自己衣服上,“流氓,你给我喝假酒,赔我衣服”“什么假酒啊,衣服好啊,我们出去换”说完拉着他起身出了酒吧,开车直接回家,直接把人带回家推进门,全程张晓波懵逼状态,竟然没有怼我,还赔我衣服,车还挺好看的,我艹这是带爸爸去哪儿啊,去买衣服还是毁尸灭迹,我没得罪他吧,我上过他女朋友还是亲戚姐妹啊,不对他亲的我是gay怎么会有女朋友,我艹怎么开这么快,是想我陪着他死吗,我艹这又是哪儿啊,我错了,我不该去找他啊,霞姨以后帮我照顾张学军吧 ,完了完了,要死了,我还没有体会人生的美好生活啊……谭小飞正疑惑他怎么一句话也没说就跟他来了,就听见“大侠饶命”一下没忍住就笑了出来,“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幼童,还没体验过美好的人生,也还没看过大好河山,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还需要我添砖加瓦,你可不能杀我。”“大侠……”“谭小飞”一愣又继续说“张晓波”“谭大侠,小飞侠,一看你长这么帅,就知道你特别善良,一定不会做违反法律的事,放过我吧。我保证不会向警察叔叔报案,我可以给你唱歌,我唱歌很好听的,我也可以给你按摩,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可以当跟班,可以当打手,二十四小时伺候你”张晓波没有听到回应“谭小飞,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做人要有骨气你要杀了我我就每天进你的梦里,我让你天天做噩梦,一辈子睡不好,谭小飞你不会真的要杀我吧,我这种上的厅堂入得厨房的新世纪人才现在可是不多,你真的不考虑下……”话还没说完,就被谭小飞的笑声打断了,一抬头就看到沙发上笑的前仰后合的谭小飞,心中百味陈杂,边走过去边说“谭小飞,我在这边说的口干舌燥,你竟然笑成这样,还能不能行了”谭小飞止住笑意把张晓波拽到怀中,直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口干舌燥是吗,我给你治治”低头吻了上去,辗转过唇瓣,舌头灵活的伸到张晓波的口中,带着张晓波的舌头一起起舞,(我实在编不出来了,你们要不自己脑补吧),他的唇一离开,张晓波来不及吞咽的唾液直接溢出口腔。“现在还口干舌燥吗?”张晓波的身子直接软在了谭小飞的怀里,“没想到你是这种流氓”“流氓是吗,那让你看看真正的流氓是什么样子的”

我有开车的脑洞,却没开车的才华,让我先写写看看。

有一飞波的梗现在是不是有点冷了
最近重温了一遍盗墓笔记突然发现峰峰也演过吴邪而小哥姓张,于是有了个神奇的脑洞,要是晓波是瓶邪的儿子,

晓波划了车,不就是赔钱吗你们不管我自己盗个墓
晓波被打了,邪帝“谁敢打我儿子”小哥飞起一脚
看到小飞,邪帝“儿子这些年没教育好你怎么看上了白毛杀马特啊虽然年轻时你爸也非主流过但审美也没歪成这样啊”
小飞看到两位老丈人“这么年轻,未成年就可以领养了吗?怎么那位和我家晓波那么像”
我不是领养是亲生的晓波
这些想想都有画面感 求大神认领,把它补成长文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