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粉

[不可说.3]张启山x陈深

是波波波啊:




张启山的婚礼大办三天,陈深就和齐铁嘴唠了三天的嗑,能说的不能说的,齐铁嘴酒后也都全说了,张大佛爷怎么舍命救他啊,他们嫂子怎么倒追的啊,陈深嗑着瓜子就当听戏了。

这期间和张副官握了两次手,和张启山对视一次。

三天后的张府重新回归平静,张启山也看似满是歉意的给陈深道歉,自己这三天没来得及顾上他。

“哼,老狐狸,我可是上面专门从上海调来的,你张启山要真的重视一丁点儿会无视我三天?”

这话陈深只敢在心里想,表面还得客客气气说一句没关系不打紧,顺带一句百年好合。

陈深以为这三天足够自己发现点什么,结果是非但什么都没有,反而被张副官瞅见两次差点没把陈深吓死,刚来到就暴露,那他这只小麻雀还是死了算了。

之后张启山就那么顺理成章的把陈深安排到他身边处理事务,不是说专门从上海来的吗,不是想要窥探我张启山吗,那好,那就让你有来无回。

几乎要成为张启山小秘书的陈深是又喜又悲。
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跟着张启山,可以被允许进入他的书房,同样的陈深的一举一动也被张启山尽收眼里。
哼,还真是只老狐狸。

但是为什么张家太太看他的眼神不太友好。莫名其妙。




张副官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些一幅景象,他们家佛爷撑着头看着一份报告,陈深坐他对面帮着整理。
好嘛,这才来几天,都快要比我还亲近。

“佛爷,有您的一封信。”
张启山抬眼和张副官对上眼就立刻心神领会,是日本人的信。
正好,陈深在。

“我现在忙,你直接读出来吧。”

“这是…上次拍卖会上日本的田中先生的信。”
张副官跟了张启山多久,他自然知道佛爷想要干什么。
陈深听到这话心里猛地一震,好你个张启山,果然和日本人有书信关系。

“怎么,日本人的信就不能直接读出来了?”

“是。田中先生说邀您周六一聚。”
好啊张启山,看来你们关系还不错!
陈深微微勾起了嘴角,抓到了。

“哦?那我可得去会一会这个田中先生了。你说对吧,陈深。”
被叫到名字陈深猛地抬头,对上张启山那双深黑色的眸,陈深感觉不妙,那双眼睛深不见底仿佛能把整个人都看穿。
他不会是发现我的身份了吧?!

“佛爷,这您自己决定,我哪能……”
还没等陈深把话说完,张启山就把目光从陈深身上移回副官,

“好,那就去。陈深你跟我一起。”

“啊?我?” 耶!那可真是太好了。

张副官冲张启山点了个头就退出去了,刚走到门口就迎面碰到气呼呼的尹新月,“夫人。您……”

“你还知道我是你们张府的夫人啊!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让你们家佛爷回房睡觉!整天就知道工作工作……”
张副官抿紧了嘴挨着骂,关我什么事啊我只是来送个信,夫人也太在乎佛爷了吧。

屋内的张启山勾唇无奈一笑,这个女人真是每天都在心疼自己工作太多。
可陈深就不那么好过了,他知道副官之后,挨骂的就是自己了。
张启山刚才看自己那眼神是怎么回事?
那是幸灾乐祸吧?那绝对是吧?

张启山你这个老狐狸,我不让你身败名裂我陈深跟你姓!
正在心里暗暗骂着,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
“还有你啊,陈深!”

完蛋了。

评论

热度(34)

  1. 宽粉是我的霆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