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粉

飞波略狗血文笔略渣
请忽视我的脑洞,脑洞太大文笔跟不上,写的不好,多见谅,有意见吐槽请在评论区留言。

谭小飞第一次见到张晓波是在酒吧,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酒的时候看到在台上驻唱的歌手,干净是他的第一印象。
张晓波第一次见到谭小飞,是他在台上唱歌,一道强烈的目光打在他身上,实在是忽视不了,顺着目光望去就看见了一个白毛坐在角落,拿着一杯酒,紧紧地盯着他。(自行脑补谭小飞痴汉脸看着晓波)只不过这样的盯法让他很不爽,即使那个男人长的有点小帅。被发现了还对他笑,这让他感觉被调戏了,即使那个白毛帅也不能随意调戏别人啊,他也气鼓鼓的盯着那个白毛。两人视线在空中相遇,如果有特效的话,那就是视线相撞碰出火花(爱心以及粉红色气泡)。
有人说过互相盯着眼睛7秒以上,容易激发肾上激素,导致荷尔蒙分泌增多,坠入爱河。(这是我的随意想象不是事实,不要用这种方式找对象,不然我就不是单身狗了,当然也可以试试万一见鬼了呢。)恩,我们的主角互盯了多久呢,不知道大概半首歌吧,只见台上驻唱脸越来越红,台下白毛越笑越开心,晓波险些走了调,小飞已经笑出了声。
张晓波感觉有点掉面子,想他玉面小郎君,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今天竟然被一个白毛盯脸红了,虽然他确实有点帅,不对我又不是gay为什么要脸红,可他也没我帅啊,一定是因为他长的有点娘,有点gay里gay气的(很快不对过不了今晚他就该知道娘不娘了)。
谭小飞真是觉得越来越有趣了,脸红害羞了,真是个可爱的男人,男人你成功的吸引了我注意(不好意思大家,不小心谭小飞的画风就歪了,本来我的人设是高冷霸道,现在莫名透着玛丽苏言情小说霸道总裁的气息)。看着他脸红,自己竟然笑出了声,真是有趣的紧,再看他脸上的变化,才发现一个人怎么能有那么多表情怎么能那么可爱,真是好招人喜欢,好想放家里藏起来,他过来了,心里有丝慌乱,怎么把他带到家里藏起来啊(怎么更歪了,算了就这样吧当凑字数了)。
张晓波走过来,直接坐到了谭小飞的对面“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谭小飞倒了杯酒递给他才缓缓开口道“你不盯着我怎么知道我盯着你,来润润嗓子。”“明明是你丫先看我的”“那你就一直盯着我”谭小飞看他这个模样感觉很有意思,就想逗逗他,张晓波想反驳却又不知怎么说,一向爱怼人的他,就这么简单被人怼到牙口无言 ,嘴张了几次也什么都没说,只能闷闷喝着酒酒,暗自后悔怎么就这么过来了,想着怎么怼回去。谭小飞看他嘴张张合合的只想吻上去,我们飞哥是谁,想到还不做,直接坐到对面的人旁边吻了下去,可怜我的波儿,正想怎么怼回去,没有防备就被人亲个正着,人都懵了,还自动把嘴张开了,谭小飞本来只想浅浅一吻,但感觉到晓波张开嘴,这一欲拒还休的态度,立马加深了这个吻,舌头滑进了嘴里,舔过他的牙齿上颚,张晓波已经清醒过来了,用舌头奋力反击,顶着谭小飞的舌头就往外推,说是反击不如说是回应,谭小飞带着他的舌头在口腔里嬉戏(我为什么要写吻戏,自己坑自己啊,将就着看,也许以后会进步的)。一吻过后,谭小飞是神清气爽,张晓波是面红耳赤。他们吻的激烈可惜了晓波手里的酒一滴不拉的倒到了自己衣服上,“流氓,你给我喝假酒,赔我衣服”“什么假酒啊,衣服好啊,我们出去换”说完拉着他起身出了酒吧,开车直接回家,直接把人带回家推进门,全程张晓波懵逼状态,竟然没有怼我,还赔我衣服,车还挺好看的,我艹这是带爸爸去哪儿啊,去买衣服还是毁尸灭迹,我没得罪他吧,我上过他女朋友还是亲戚姐妹啊,不对他亲的我是gay怎么会有女朋友,我艹怎么开这么快,是想我陪着他死吗,我艹这又是哪儿啊,我错了,我不该去找他啊,霞姨以后帮我照顾张学军吧 ,完了完了,要死了,我还没有体会人生的美好生活啊……谭小飞正疑惑他怎么一句话也没说就跟他来了,就听见“大侠饶命”一下没忍住就笑了出来,“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幼童,还没体验过美好的人生,也还没看过大好河山,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还需要我添砖加瓦,你可不能杀我。”“大侠……”“谭小飞”一愣又继续说“张晓波”“谭大侠,小飞侠,一看你长这么帅,就知道你特别善良,一定不会做违反法律的事,放过我吧。我保证不会向警察叔叔报案,我可以给你唱歌,我唱歌很好听的,我也可以给你按摩,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可以当跟班,可以当打手,二十四小时伺候你”张晓波没有听到回应“谭小飞,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做人要有骨气你要杀了我我就每天进你的梦里,我让你天天做噩梦,一辈子睡不好,谭小飞你不会真的要杀我吧,我这种上的厅堂入得厨房的新世纪人才现在可是不多,你真的不考虑下……”话还没说完,就被谭小飞的笑声打断了,一抬头就看到沙发上笑的前仰后合的谭小飞,心中百味陈杂,边走过去边说“谭小飞,我在这边说的口干舌燥,你竟然笑成这样,还能不能行了”谭小飞止住笑意把张晓波拽到怀中,直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口干舌燥是吗,我给你治治”低头吻了上去,辗转过唇瓣,舌头灵活的伸到张晓波的口中,带着张晓波的舌头一起起舞,(我实在编不出来了,你们要不自己脑补吧),他的唇一离开,张晓波来不及吞咽的唾液直接溢出口腔。“现在还口干舌燥吗?”张晓波的身子直接软在了谭小飞的怀里,“没想到你是这种流氓”“流氓是吗,那让你看看真正的流氓是什么样子的”

我有开车的脑洞,却没开车的才华,让我先写写看看。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