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粉

[不可说.2]张启山x陈深

是波波波啊:







火车一路颠簸,陈深终于是还算顺利的到了长沙。出了火车站,陈深放眼望去根本没人来接自己,低声骂了句张启山咬了咬牙打了辆车,“一会儿可得找张启山给我报销。”

四轮汽车不比火车轱辘多,可安稳多了,陈深坐在后座整理自己的小算盘。
当车子停住的时候,陈深可是吃了一惊,
不就是结个婚吗张启山你至于吗?这么大排场得多少钱啊这张启山勾结日本人可是没跑了。
张府门口大红灯笼大红门牌,门口官兵站一排胸前都还别着红花,熙熙攘攘的人把张启山的大院子塞的是满满的。

“倒是听说他张启山要结婚,这是恨不得把半个长沙城的人都叫来?” 陈深撇着嘴拎着自己的小箱子走进张府大门,得,没人接,还没人迎接。
他怎么就感觉自己那么寒颤呢。


陈深拎着箱子在张府转悠,看了那尊大佛,看了张启山和他媳妇拜天地,看了满座宾客起哄着要亲一个。

得,他啥都看见了,就是没人看见他,连上来给拎个箱子的都没有,这和自己原先想的不一样啊。没有八辆轿车去接也就算了,怎么着也得有列队欢迎吧?

但这也正好,他可不是来看人家结婚的,自己可是有任务在身的。


陈深趁着把门的兵下楼交接,两分钟,足够了。
他潜进张启山的书房,不着痕迹的把所有可能的文件都搜了一遍。
“嘿,这张启山字儿还挺好看的嘛。”



一无所获的陈深瘪着嘴找了个空位坐着嗑瓜子,身旁那位戴着圆眼镜的人倒是自来熟,齐铁嘴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只当是佛爷的好友罢了,陈深却知晓他的身份。

也算是和张启山共过命的人嘛,有用。

俩人嗑着瓜子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算是悠闲。
“这新娘挺好看的嘛。”
“那可不,我们佛爷挑的人能不好吗?你瞧那大眼睛,水汪汪的多可爱,还有……”
陈深一个白眼自动屏蔽了接下来的听不下去的赞美。
“新郎也蛮好看的。”
“哎你这话说的,我们佛爷不好看那这还能有好看的人吗?你可不知道,我们佛爷……”
得,整个一佛吹。


坐在角落的陈深眯起眼睛打量着张启山,他带着副官在挨个桌的敬酒,人群嘈杂来来往往,可陈深就是觉得张启山怎么就和别人不一样。
“哼,张启山,有意思。”

评论

热度(29)

  1. 宽粉是我的霆仔 转载了此文字